金融情报局网

民营银行又现大额罚单 揽储难度与日俱增

当前位置:金融情报局网>行业 > 正文  2021-09-09 09:29:38 来源:北京商报

民营银行又现大额罚单。9月7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一则罚单,华瑞银行因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等11项违规事由被罚超520万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华瑞银行外,今年以来新网银行、温州民商银行也因内控合规相关问题领大额罚单。从2014年首家民营银行微众银行获批筹建算起,民营银行已走过七年。随着互联网渠道揽储、各类创新型存款、靠档计息存款等被叫停,民营银行也陷入了“揽储”困境。

华瑞银行遭罚520万元

9月7日,上海银保监局披露罚单显示,华瑞银行涉及信息披露、贷款、同业业务等违法违规事实,共计被罚没520.58万元。

具体来看,华瑞银行2016-2020年存在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未经任职资格许可任命高级管理人员、重大关联交易未经董事会批准、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授信集中度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放任借款人将流动资金贷款用于股权投资、供应链融资业务未按规定进行统一授信管理、违规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未严格监督流动资金贷款的使用情况、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和个人住房租赁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违规行为。

针对上述罚单所提到违法事实的整改情况,华瑞银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行高度重视监管提出的问题,近两年来,已按照监管意见和要求开展自查自纠、持续全面整改,目前大部分问题已经完成整改,其他问题已取得阶段性进展”。

事实上,这已不是华瑞银行第一次领罚。因同业投资违规、房地产贷款贷前调查不尽职、客户授信集中度高于法定上限等事由,该行曾于2019年5月被罚18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华瑞银行于2015年5月23日正式开业,是全国首批试点的五家民营银行之一,截至2020年末,华瑞银行的资产总额为433.94亿元。据其年报显示,华瑞银行净利润已连续两年下滑,2019年、2020年,华瑞银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8亿元、2.03亿元,较上年末分别下滑17.95%、24.21%。

内控管理不到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已有多家民营银行遭百万元处罚。在华瑞银行之前,新网银行刷新了民营银行大额罚单纪录。据央行成都分行7月19日披露的罚单显示,新网银行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4项违规行为被处以罚款630万元。

而稍早前,今年3月,温州民商银行收到了开业以来的首张罚单。温州民商银行因贷前调查严重不审慎、向存在重大不良信用记录的公司发放贷款、向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固定资产贷款等“六宗罪”,领罚225万元。

民营银行今年为何频频收大额罚单?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表示,多家民营银行因内控问题收大额罚单,一方面是由于监管加大对民营银行的关注度,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民营银行自身合规工作存在薄弱环节,内控管理不到位致使被罚。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也表示,随着监管的逐步收紧、日趋严格化,银行业也日益朝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而受制于业务规模和投入,民营银行在合规方面还有待改善。同时为能够争取到更多开展业务的机会,一些民营银行在合规风控方面也还存在着一定的侥幸心理。

揽储难度与日俱增

2014年12月,微众银行获得由深圳银监局颁发的金融许可证,成为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如今,民营银行数量实现了从0到19的突破。

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2021年二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民营银行业务仍在扩张,截至二季度末,民营银行净利润为67亿元,同比增长55.81%;不良贷款率为1.24%,同比减少0.07个百分点。而从不良贷款规模来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民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0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7亿元增长超三成;同时,民营银行资本充足率也在明显下降,截至二季度末,民营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08%,去年同期则为14.22%。

不过,不同民营银行之间的分化差距较为明显,根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净利润规模遥遥领跑其他民营银行,多家民营银行净利润规模甚至不足排名首位的1/10。

受制于成立时间较短、客户基础弱、网点少或缺少实体网点等因素,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存款业务一度成为民营银行推广存款产品、吸引储户的重要渠道。但部分银行为吸引客户,甚至通过缩短付息周期、提供现金奖励或发放购物券等方式变相提高存款产品利率,加重银行负债成本的同时也扰乱了存款市场的秩序。为此,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互联网渠道揽储、各类创新型存款、靠档计息存款等被叫停。

在监管的层层加码之下,民营银行揽储难度也随之加大。一位民营银行相关人士曾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在相关政策的规范下,民营银行一方面需要想办法做客户拓展,另一方面也要做引流,同时还要考虑老客户复购的问题,在存量产品到期后,老客户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新产品可能就会出现流失。许多民营银行不得不另谋出路,加大自营渠道建设、代销理财产品。

在苏筱芮看来,上述方式是其获取新客并留存客户的一项重要手段,也是广大中小银行目前普遍采取的一个重要方向,但代销业务做得较好的通常是拥有众多流量优势及用户优势的大型机构及平台,民营银行能否以此走出困境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而在负债端,由于缺乏场景、流量受限,成为部分民营银行开展贷款业务的痛点,一些银行选择与外部场景、流量方合作,以期迅速获客、做大业务规模。但“享车事件”、租金贷等事件也让多家民营银行一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于民营银行未来应如何发展以及如何开拓业绩寻找新增长点,苏筱芮建议,从资本补充的角度看,民营银行需要丰富多样化的资本来源,优化资本结构;从揽储角度看,民营银行需要强化客户的精细化运营。后续,民营银行应当居安思危,对标监管要求查漏补缺,提升流动性管理能力,增强自身的获客、运营能力。对于部分民营银行开展的存款产品营销活动,建议关注用户体验与用户留存,尽可能减少后续因营销力度减小而用户大量流失的情况发生。

王剑辉则表示,民营银行建立自营渠道更多是一种探索,如果资本实力足够雄厚,可能没有问题,但对于多数机构而言这只能是一种补充方式。民营银行更多还是要发挥创新意识,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创新金融产品,例如,利用股东背景拓展客户资源渠道,与其他企业建立合作、拓展市场等。